運河之都,水城淮安

2020年07月10日 14:20:54 | 來源:金陵之聲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在中國版圖的東部,淮河中下游平原,逶迤南下的京杭大運河與奔涌東流的淮河相交匯的地方,有一座美麗的城市。相傳大禹曾至境內治水,使淮水安瀾,市名“淮安”由此而來。

  這是一座依淮河而生、因運河而盛的城市。明清時期,曾一度成為全國的漕運指揮中心、河道治理中心、漕糧轉運中心、漕船制造中心和鹽榷稅務中心,南船北馬,七省通衢。今天,這里依然擁有著多項“運河之最”:世界上土方量最大的河壩、亞洲最大的水上立交、中國大運河最古老的航道、中國大運河保存最完好的古閘等等。這里,有著“運河之都”的美譽。

  ▲燈火璀璨的里運河風光帶  攝影/陳光晰

  邗溝的開鑿與古淮陰、山陽的興起

  春秋末期,諸侯爭霸。東南的吳國為出兵北上,攻打齊國,組織開挖了一條叫做“邗溝”的人工河道。這條河道南起今揚州市以南的長江北岸,北至今淮安市淮安區淮城街道的禮字壩附近,是中國歷史上最早的一條運河。它的開鑿,不僅溝通了長江和淮河兩大流域,更將長江以南地區和中原地區緊密聯系在一起。

  ▲ 京杭大運河兩淮段

  到魏晉南北朝時期,南北政權割據,淮河成為一條天然的軍事分界線。東晉年間,一位叫荀羨的將軍鎮守淮陰,認為“淮陰舊鎮,地形都要,水陸交通,易以觀釁。沃野有開殖之利,方舟運漕,無他屯阻,乃營立城池。”意思是說,淮陰歷來是重地,地理位置重要,水陸兩路交通也很方便,容易刺探敵人的情報;而且,這里一片平原沃野,便于開墾荒地,發展生產,運輸漕糧。所以,就在這里建造城墻,開挖城池?;搓幊蔀橐蛔兄鴪怨坛欠赖倪叿乐劓?。又過了60多年,朝廷在末口以南設置了山陽縣,治所在今淮安市淮安區淮城街道。山陽、淮陰東西夾峙,左右呼應,巍然聳立在淮河邊,共同護佑著南方的周全。

  ▲ 淮安水上立交樞紐工程

  點擊下方音頻,為您詳細介紹這條中國最早的運河,以及它的出現對當時政治經濟的影響。

  本期嘉賓:  淮安市地方志辦公室  劉志平

  

  ▲ 穿城而過的京杭大運河  攝影/李瓊

  大運河的貫通與楚州、泗州的興盛

  隋煬帝即位以后,征用百余萬人,先后開挖通濟渠、邗溝。這二者的開挖,加上永濟渠、江南運河的開鑿,標志著以洛陽為中心的南北大運河得到貫通。黃河、淮河、海河、長江、錢塘江五大獨立的水系,首次通過運河,連接成一個大水系,中國南北方的交流大大加強。

  ▲中國大運河保存最完好的古閘——建于明代的清江正、越閘

  位于大運河轉軸處末口、汴口的楚、泗二州,很快興盛起來。當時候,千里淮河之上,通往南方的通道,只有楚州以南的邗溝(山陽瀆)。因此,楚州被譽為“淮水東南第一州”。

  泗州始建于北周時期,唐玄宗開元年間,泗州州治遷至汴口附近的臨淮縣城,即今淮安市盱眙縣城外的淮河北岸。白居易曾說:“瀕淮列城,泗州最要,控轉輸之路,屯式遏之師。”從地理、經濟、軍事等方面,點明了泗州的重要性。

  ▲當年閘口需數名勞力推動絞盤

  北宋以后,由于戰爭的破壞和黃河奪淮的巨大影響,淮北的汴河逐漸淤廢,泗州也為金人所踞?;茨系某萑匀皇沁叿乐劓?,但由于北方勢力的強大,時常遭到侵犯,破壞嚴重。宋高宗紹興年間,韓世忠鎮守楚州,與將士們一起勞作,開辟荒草,建立軍門。他的夫人梁紅玉也是親自編織蠶箔,縫衣建屋。相傳,梁夫人在帶領人們挖野菜充饑的過程中,發現楚州城內大面積水域長滿了蒲莖,親自嘗食,竟然格外的爽脆可口,于是發動軍民采蒲莖充饑,并將其命名為“抗金菜”。經世代相傳,蒲菜成為淮安特有的一道名菜。

  ▲淮劇演員扮演的梁紅玉角色

  黃、淮、運交匯與淮安古典式繁榮的巔峰

  自明代開始,黃河全流奪泗奪淮入海,淮安成為了黃河、淮河、運河的交匯之所,是治理黃河、淮河、運河的重點、難點和關鍵所在。而治黃、治淮、治運,根子在治黃,重點在治運保漕??滴趸实塾H政之后,曾將三藩、河務、漕運作為治理天下的三件頭等大事,書寫懸掛在宮中的柱子上,提醒自己時刻不敢忘記。三件大事中,兩件的癥結在淮安。所以,后來康熙、乾隆二位皇帝多次南巡,每次都要在淮安停留很長時間,每次都要到黃、淮、運交匯的淮安清口地區視閱指導。

  ▲洪澤湖大堤  攝影/陳光晰

  漕運、河務之外,明清時期的淮安還建有漕糧轉搬倉——常盈倉,有倉房800間,皆“基堅廣厚,倍于常制”,為運河沿線幾大轉搬倉之首;建有全國最大的內河漕船廠——清江督造船廠,根據明代專記漕船的志書——《漕船志》所載,從弘治三年至嘉靖二十三年(1490—1544年)的55年中,清江船廠造船28500多艘,平均每年造船500多艘。此外,淮安還設有淮北鹽運分司署,作為兩淮鹽運使司的分支機構,主管海州、鹽城各鹽場的產銷及征稅;設有全國八大鈔關之一的淮安榷關,對往來大運河上的船只進行征稅,且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里,其稅額“居天下強半”。

  ▲總督漕運部院舊址  攝影/陳光晰

  這全國性的漕、河、倉、船、鹽、榷幾大中心,從15世紀初至19世紀中葉,持續400多年,使得淮安迅猛發展并趨于鼎盛。當是時,從末口到清口五十余里間,有淮城、河下、板閘、清江浦、王家營、楊莊、碼頭等十多個城鎮,“夾岸數十里,街市櫛比”,形成以運河為紐帶的“城鎮鏈”。

  ▲河下古鎮

  清江浦原是人煙稀少的閑曠之地,明永樂十三年(1415年)清江浦河開通后,成為漕船自淮揚運河北上入淮入黃的必經之地,境內先后建轉搬倉和清江船廠,至清代更是河道總督署所在地,為“僑民宿賈,巨室鱗次”的通商大埠。王家營位于清江浦以北的黃河北岸,明中葉以后,為保證漕運的安全與暢通,運河只允許漕船、貢船和官船通過,商賈、客旅從南方乘船抵清江浦后,只能從清江閘石碼頭舍舟登陸,渡黃河至王家營換乘馬車北上;由北至南則是至王家營棄車馬渡黃河,至清江閘登舟南下。王家營成為通京大道的南端起點,呈現“日出千車”的盛況,與清江浦一起構成“南船北馬,轅楫交替”之地。

  河道總督署花園——清晏園

  運河之都,水城淮安

  清咸豐五年(1855年),黃河北徙,由山東利津入海。山東境內的運河遭受破壞,十余年淺塞不通航。同治年間,漕糧改用海輪轉運北上。之后,南河總督、漕運總督相繼被裁撤。至20世紀初,津浦鐵路和隴海鐵路通車,南來北往的商旅不必再經由清江浦、王家營換乘慢悠悠的木帆船和馬車。支撐淮安古典式繁榮的幾大要素一時間全部消失,淮安迅速衰落下來。

  ▲ 洪澤區古堰漁村  攝影/金潔

  新中國成立后,結合大規模治淮和興修水利,淮安對大運河進行了數次大規模的治理。1959年,在保護市區里運河的基礎上,在城南開挖運河新航道;20世紀80年代,興建淮陰、淮安兩座復線船閘;2000年后,建設淮安、淮陰三線船閘和“水上立交”淮安樞紐工程。其中,淮安水上立交工程的建成,實現了淮河入海水道與京杭大運河的立體交叉、各自獨流,其規模為亞洲最大。

  移動收聽:荔枝新聞客戶端“隨身聽”、喜馬拉雅“江蘇新聞廣播”、蜻蜓FM“江蘇新聞廣播”

  編輯/姜琦

layer
快樂分享
东北麻将最大的胡牌叫什么 股票分析 牛市快讯每天推送q 扑克3开奖所有走势图 江苏福彩快3遗漏 广东11选5最聪明的玩法 江西十一选五5开奖结果 河北快三下载安装 股票配资平台代理怎么做 白小姐精选三肖期期准139 股票配资合法 七乐彩基本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