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運河打撈船上有位俠氣“女舵手”

2020年05月01日 17:06:09 | 來源:江南晚報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她叫凌士兄,名字帶點俠氣,其實是位嬌小的女性新市民。到無錫十多個年頭,她在垃圾打撈船這個崗位上建功立業。“干好自己的活”一直是她最樸素的想法,她任勞任怨、鉆研技術,熱心助人。她說自己愛水、愛無錫,無錫也把“優秀新市民”“無錫好人”“無錫市五一勞動獎章獲得者”等榮譽送給了她。這個五一節,她又獲得了2020年度江蘇省五一勞動獎章。

  臉上曬成高原紅,夏天要過60℃的“烤箱生活”

  清名橋下,看到凌士兄時,戴著口罩的她臉上透出一抹“高原紅”。2003年從事環衛工作至今,她長期在船上風吹日曬,膚色成了最好的工作代言色。最近天氣轉熱,水上打撈船多為鐵皮船,容易吸收熱量。船艙里溫度為30℃以上,只有一臺小電扇送風。甲板上更是滾燙,溫度常高達60℃左右,她和同事戲稱“能烤全羊”。

  她的船艙里有一排紗線手套,還放著一支護手霜。“我一年四季都要戴手套打撈,手上還是很粗糙”,今年45歲的凌士兄說,冬天能防寒,夏季能吸汗,戴著手套作業方便些。打撈時常要用手幫忙拽打撈桿,會沾上被污染的河水,對皮膚有點小傷害,她也會抹點護手霜。冬天,河風吹過格外冷,船上還容易結冰,都要鋪上草包,防止腳底打滑。運河里的水葫蘆,爆發期一網兜下去,有五六十斤重,有時還會撈到廢床墊等大體積垃圾,要花不小的力氣撈上來。“干好自己的活”是她常掛在嘴邊的話,最忙時她一天要工作十小時以上,打撈七八船垃圾,中飯都要別人遞過來,因為她上不了岸。她負責從跨塘橋到鐵路橋這一段水域的垃圾打撈,該區域屬于大運河世界文化遺產無錫段的一部分。每天,她都會把自己的打撈船清理得干干凈凈,她說,這是清名橋古運河景區里的工作船,中外游客都會看到,代表著城市的顏面。

  名字男兒氣,她是打撈船上罕見的“女舵手”

  很多人看到凌士兄這個名字,都會以為對應著一條漢子,其實她是一名個頭不高的女子。她是江蘇建湖人,名字是奶奶起的,老人家想要有個孫子,才有了這名。“我從小個性像男生,總想和人比高低”,凌士兄說,她所在的梁溪區環衛處景區環衛所有打撈船約五十只,她開的是4噸的打撈船,屬于較大的船只。該環衛所所長謝玉介紹,幾乎沒有女性愿意到船上工作,因為每天要在船上至少4小時,上廁所之類都很不方便,很多女性還都暈船。凌士兄和她妹妹是所里打撈船上僅有的兩名女船長,凌士兄更是妹妹的領路人。

  掌舵是件不容易的事,古運河的河段不算寬,來來往往的游船、消防船都是需要避讓的對象。一條游船駛過,浪很大,要保持船身平穩還真需要有點定力。楊志榮是凌士兄船上的搭檔,他常說,小凌眼里容不得一點沙子,哪里有漂浮物,都逃不過她的眼睛。任務重時,她還會停船幫他一起打撈。

  凌士兄還很好地掌握了船舶的維修和保養等知識。“船身發抖,八成是馬達那里的螺絲松了,要緊一下,不然很費油”,凌士兄說,加機油、修開關這類小問題,她都應付自如。“以前我師傅修船時,我就在旁邊看,記在心里”,她說,開打撈船如果不會修理,船壞在運河里就會成為很麻煩的事,前不著村后不著店,讓同事來拖船,費時費力,而琢磨透維修技術,工作起來會更得心應手。她善于觀察水流,何時加大馬力,何時順水行舟,都有一本賬在心中,也成了所里的節油標兵。

  每天提前到崗為同事準備開水,多次救起落水者

  清晨5點,凌士兄就從家里出發,7點上船前,她已幫所有同事燒好了九大瓶茶水。前段時間有同事生病,她帶頭募捐。“她人很實在”,謝玉說,所里誰有事,她會默默地幫一把。別人有事回家,她也會前去頂班,自己反倒是幾乎沒啥節假日,也沒空回老家。“父母想我了,就會來無錫看我”,凌士兄說,工作太忙,她也沒空帶家人出去轉轉。她自己在無錫這些年,到過的景點屈指可數,都是所里有活動“硬讓我去的”。“我閑不住,能為無錫做點事開心”,凌士兄說,運河邊上的居民看在眼里,會在炎夏給她送上葡萄、冷飲或涼茶。別看她個子不高,但這些年已從河里救起過好幾人。有一年,一名不到二十歲的姑娘從江尖大橋跳下來,她正好卸垃圾經過,把人救起,還給對方干衣服穿。“估計是感情上出問題了”,凌士兄報了警,讓警察來處理此事。還有一次,她在仙蠡橋附近加班打撈,一名男子醉酒不慎墜河,她把人拉出水,送到了岸上。打撈出來的錢包、手提包等,她都交到所里。包里有現金、欠條、身份證、社??ǖ任锲?,有些證件一旦遺失補辦挺麻煩,所以失主特別感激,會送些禮物致謝,她一概謝絕。

layer
快樂分享
东北麻将最大的胡牌叫什么 st股票交易规则 上证指数历史数据 江西11选五趣味玩法 广东快乐十分必赢买法 彩票预测神器软件 北京pk10模式 幸运赛车安卓版下载 一码公开免费资料 贵州11选五遗漏统计 江苏体彩排列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