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謝你!龍城“守夜人”

2020年05月01日 16:40:56 | 來源:常州晚報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深夜,你聽過最好聽的聲音,是電話那頭被寒風包裹的呼吸?是餐飲店大廚顛勺時的清脆碰撞?還是拉完一單乘客支付寶、微信進賬的聲音……

 

自來水公司聽漏工居俊民

  有這樣一群人,他們守著黑夜辛勤工作。當這個城市等待重啟的時候,是他們在為重啟做著準備。他們是黑暗里的一道微光,讓城市以最好的狀態擁抱黎明,迎接蘇醒的人們。

  這個五一,我們以愛之名,向這些龍城“守夜人”說聲“謝謝”!

  移動傳輸線路維護員 張雨

  熬完通宵,成就感與疲憊感同在

  人物 張雨,30歲,常州移動傳輸線路維護員

  深夜12點多,在新北區飛龍路和昆侖路的交叉路口,中國移動常州分公司的傳輸線路維護員張雨和工友們正在進行緊張的光纜割接工作。這個晚上注定是不眠之夜,13根光纜的割接工作,要保證在清晨6點前完成。“今天又要熬通宵了。”張雨說。

  前段時間,這片區域因為市政改造,需要將原有線路遷移至新的預埋管道內。當天晚上,張雨和工友們是來做光纜的線路遷移割接的。所謂割接,就是先割后接,把舊的割斷,再把新的接上去。割接也勢必會對用戶使用手機造成影響。為了最大程度減少對用戶的影響,割接工作一般都是在晚上12點之后、清晨6點之前。

  “真正做到讓用戶毫無察覺并不容易。”張雨拿起手中的一根光纜告訴記者,光纜里面有144根類似頭發絲一樣的光纖。熔接的時候要根據固定的色譜一芯一芯地熔接,連接好需要(1.5-2)小時。熔接步驟也相當復雜,張雨一邊講解一邊把光纖上的涂覆層刮掉,再用酒精消毒,接著用專業的切割刀把光纖的斷面切割平整,最后放入熔接器對焦、加熱直至完成。雖然他對操作流程已經相當熟悉,但動作依然輕緩、謹慎,不敢有一絲差錯。

  “割接,是一場戰斗。只要出現網絡故障,不管什么時候都要出動,就像消防隊一樣。”張雨已經工作9年,這9年來,他幾乎沒有安安穩穩睡過一次覺。“沒有辦法,通信網絡嚴格遵守7×24小時搶修制度。”在他的車里,永遠放著一個工具包,里面是各種檢測工具和熔接工具。“最怕半夜聽到手機鈴聲。”張雨告訴記者,他經常剛剛入睡就要爬起來,暈暈乎乎撐著眼皮到達搶修現場,有的時候甚至一個晚上要出來好幾次;還有的時候正在陪家人吃飯、逛街,接了任務也只能趕赴現場……

  張雨說,每次熬完一個通宵,看到數據都正常時,那種疲憊中的幸福感與成就感也是常人無法體會的。

  龍蝦店老板花祝青

  堅守“深夜食堂”,凌晨3點打烊

  龍蝦店老板花祝青

  人物 花祝青,43歲,龍蝦店老板

  你見過凌晨3點的常州嗎?一年365天里,花祝青幾乎每天都見到。

  廣成路藍色星空小區1-2號的老洪澤湖龍蝦店,在這條路上開了十多年,老板花祝青見到過這條街最熱鬧的樣子——即使到了凌晨,各家門店前依舊停滿了汽車,要開車出去,往往得連著吆喝三四家店找人挪車;他也見過這條街安靜的樣子——夜深人靜,酒酣席散,關燈打烊。但是無論別家怎樣,只要他店開著一天,早晨10點半開門,凌晨3點閉店,始終堅守。

  半夜12點多,花祝青得空歇下來,泡杯茶坐會兒。2011年,花祝青來到常州,在廣成路租下一個門面,小龍蝦漸漸做得風生水起。“吃龍蝦到廣成路”,最瘋狂的那幾年里,光宵夜場,店里的十幾張桌子,每張就要翻上三五次。這條路,見證著常州龍蝦江湖的風起云涌,生意好些的,一天賣掉幾千斤不是神話。

  “老板,椒鹽、蒜泥、十三香各來一份!”沒一會兒,愛那一口宵夜的人來了,當即點了店里的招牌。龍蝦下鍋,花祝青手里的勺子在大鍋里一攪動,十三香的味道一陣陣往外躥。

  五六月份是吃龍蝦的旺季,一年最忙的,也就這兩個月?;ㄗG嗾f,從早上10點半開門,他就要忙著挑揀、分類、清洗,差不多中午的時候,客人們的電話要來了,訂位的、外賣的都有,這兩個月,也是他睡眠最少的時候,“每天估計三四個小時。”

  “不過今年情況比較特殊,生意要比以往清淡了不少。”食客少了,花老板的堅守卻還在。他告訴記者,不管什么時候,只要他的店開著,即使晚上沒生意,他依舊會到凌晨3點才關門,十多年來天天如此。像今年,夜市不及往年,花祝青就讓員工先回家休息,自己守在店里。“這可能就是我們做餐飲的一份堅守吧,想吃宵夜的時候,你過來我總歸在。”

  外賣騎手徐麗

  夜晚最怕接到兒子打來的電話

  外賣騎手徐麗

  人物 徐麗,38歲,外賣騎手

  4月26日晚上11點不到,忽然起風。徐麗騎著帶雨棚的電動車在黑夜里穿梭,顯得有些吃力。平時這個時間點,她已經收工了,但當天的天氣,影響了她的跑單速度。

  “現在是淡季,跑單要限量,所以這段時間,我一般不會工作到很晚。”徐麗介紹,進入4月份以來,隨著疫情防控形勢向好,外賣訂單量下降,外賣遭遇“淡季”。因此,外賣平臺才出臺最高“限單令”。

  徐麗所在的外賣平臺規定,外賣員每天接單最多不超過50單。“如果連續6天至少完成30單,午高峰和晚高峰加起來工作時間達到8個小時,就有全勤獎勵。”

  為了全勤獎,在徐麗做外賣員的幾年里,她風雨無阻,不是在送外賣,就是在取外賣的路上。像今年春節,她每天都工作到晚上11點。徐麗的老公也是一名外賣員,她說,這份工作比較自由,可以兼顧家庭。

  每天至少工作8小時以上,徐麗平均每天送外賣騎行的距離在100公里以上,其中,有三分之一的距離是晚上完成的。夜幕降臨,城市歸于安靜,徐麗卻仍穿梭在大街小巷,為生計奔波。工作這么多年,她收獲了很多感動,而這些感動,不少是在晚上收到的。“比如今年三八婦女節的晚上,一位客戶見我是女性,就送了我一袋牛奶。”

  作為一個女騎手,徐麗最怕的不是晚上一個人在漆黑的夜里騎行,而是收到6歲兒子打來的電話:“媽媽你為什么還不回來?”徐麗說,每次聽到兒子問她這個問題,她心里都不是滋味。

  “但生活就是這樣,我除了拼,別無選擇。”在徐麗心里,或許她并不想成為多么偉大的“守夜人”,她只是想守住屬于自己的家人。

  共享助力車“送電人” 楊云水

  深夜“送電”, 保障市民一早 騎行

  人物 楊云水,51歲,共享助力車“送電人”

  夜晚11點,城市歸于安靜。當忙碌了一天的人們紛紛歇下,楊云水卻要從家里出發,騎上他的廂式電瓶三輪車開始一天的工作。

  楊云水的老家在安徽馬鞍山,來常州十多年了。原本和妻子守著一爿早餐店,一年多前,他成為了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員,負責助力自行車的電瓶更換工作。他笑稱,自己是個“送電人”。

  夜晚的風,有些大?;椟S的路燈下,楊云水來到星園路的站點,打開手機里的軟件,每個站點里不同的色塊顯示在屏幕上。“電量低于45%顯示橙色,低于15%則顯示紅色,我們就根據這上面的顯示進行更換。”查站點、掃碼、取電瓶、換電瓶……幾分鐘功夫,兩輛車的電瓶就換好了。“晚上騎車的人少,車輛更新沒這么快,這個時候換電瓶最合適,第二天早晨大家上班騎車,電量也充足。”

  楊云水開的電瓶三輪車的車廂里,裝滿了電瓶,每個約4.5公斤重。“一車廂能裝75個。”對這個數字,楊云水記得很清楚。楊云水主要負責關河西路到新市路一帶的助力自行車電瓶的更換工作,約100多個站點,平均每天要給300多輛助力自行車更換電瓶。

  每天晚上楊云水都要一個個站點更換電池,一輪換完,回到倉庫給換下的電瓶充電,再搬上新的電池出發,跑一趟就要3個小時。前一天半夜出發,往往要到第二天下午才能結束全部工作。楊云水說,中間如果累了,他就在倉庫瞇一會。“我每天傍晚5點多回家吃飯,吃完了就開始睡覺,半夜再出門。”

  目前永安行在全市共設置了2000多個站點,助力自行車的投放量約35000輛。像楊云水這樣的“送電人”,目前共有40多位。“我們累一點無所謂。”每天結束工作后,楊云水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工作能夠保障市民一早的出行,便會睡得特別踏實。

  自來水公司聽漏工居俊民

  聽多了城市的安靜, 自己的心也沒那么浮躁了

  人物 居俊民,44歲,聽漏工

  一根聽音桿、一個聽漏儀、一支手電筒,凌晨1點多,常州通用自來水公司的聽漏工居俊民像往常一樣和同事沿街巡查,一步一聽。打開井蓋、用聽音桿探聽、再蓋上井蓋,重復著相同的動作,不知不覺間已經走了好幾公里。

  “晚上10點到第二天凌晨4點是我們的上班時間。”在這個時間段,居民幾乎不用水,路面的車輛噪音干擾也少,因此是聽漏最合適的時間。從字面上來看,“聽漏”很好理解,就是用耳朵傾聽漏水的聲音。但是,一千處漏水有一千種情形,這份看似簡單的工作卻是用十多年的經驗積累起來的。

  “聽漏的工作不僅需要體力還需要智力。”居俊民告訴記者,漏水的聲音根據破損面的大小、材質、水管的埋深、路面情況,是完全不同的。自己常常要根據現場的情況進行分析,有時還要根據儀器進行測算,再結合經驗判斷出漏水噪聲。

  在聽漏工的腦海里,儲存了成千上萬種水流的聲音。“每當聽到熟悉的聲音時,我就知道我離漏點不遠了。”居俊民告訴記者,接下來就是關鍵的精準定位,一般在這個時候,他連大氣都不敢喘,有時甚至屏住一口氣,直到確定準確的漏水點后才會變得異常興奮,而那個時候是最有成就感的。

  “在我們的腳下,是一座看不見的地下城,那里的水流同樣也是車水馬龍。”居俊民形象地將供水管線比作人的脈絡,他說,聽漏工就和中醫在診脈一樣,而工作條件更為嚴苛。冬天很冷,但是衣服不能穿很多,那樣行動不方便;夏天則有蚊蟲叮咬,到了偏遠郊區有時還會與蛇不期而遇。如果遇到特殊天氣或漏水量突然增大,還要加密巡查次數,直到查清漏點。“這份工作雖然辛苦又枯燥,但能換來供水安全,很值得。”居俊民說,聽多了這個城市有多安靜,自己的心也沒有那么浮躁了。

  移動傳輸線路維護員 張雨

  熬完通宵,成就感與疲憊感同在

  常州移動傳輸線路維護員張雨

  人物 張雨,30歲,常州移動傳輸線路維護員

  深夜12點多,在新北區飛龍路和昆侖路的交叉路口,中國移動常州分公司的傳輸線路維護員張雨和工友們正在進行緊張的光纜割接工作。這個晚上注定是不眠之夜,13根光纜的割接工作,要保證在清晨6點前完成。“今天又要熬通宵了。”張雨說。

  前段時間,這片區域因為市政改造,需要將原有線路遷移至新的預埋管道內。當天晚上,張雨和工友們是來做光纜的線路遷移割接的。所謂割接,就是先割后接,把舊的割斷,再把新的接上去。割接也勢必會對用戶使用手機造成影響。為了最大程度減少對用戶的影響,割接工作一般都是在晚上12點之后、清晨6點之前。

  “真正做到讓用戶毫無察覺并不容易。”張雨拿起手中的一根光纜告訴記者,光纜里面有144根類似頭發絲一樣的光纖。熔接的時候要根據固定的色譜一芯一芯地熔接,連接好需要(1.5-2)小時。熔接步驟也相當復雜,張雨一邊講解一邊把光纖上的涂覆層刮掉,再用酒精消毒,接著用專業的切割刀把光纖的斷面切割平整,最后放入熔接器對焦、加熱直至完成。雖然他對操作流程已經相當熟悉,但動作依然輕緩、謹慎,不敢有一絲差錯。

  “割接,是一場戰斗。只要出現網絡故障,不管什么時候都要出動,就像消防隊一樣。”張雨已經工作9年,這9年來,他幾乎沒有安安穩穩睡過一次覺。“沒有辦法,通信網絡嚴格遵守7×24小時搶修制度。”在他的車里,永遠放著一個工具包,里面是各種檢測工具和熔接工具。“最怕半夜聽到手機鈴聲。”張雨告訴記者,他經常剛剛入睡就要爬起來,暈暈乎乎撐著眼皮到達搶修現場,有的時候甚至一個晚上要出來好幾次;還有的時候正在陪家人吃飯、逛街,接了任務也只能趕赴現場……

  張雨說,每次熬完一個通宵,看到數據都正常時,那種疲憊中的幸福感與成就感也是常人無法體會的。

  夜班出租車司機蔣建文

  也許,沒人比我們更了解深夜的常州

  夜班出租車司機蔣建文

  人物 蔣建文,43歲,夜班出租車司機

  凌晨1點多,出租車司機蔣建文連續工作8個多小時后,把車子熄火,拿著水杯下了車。目光所及,路燈閃爍,行人形單影只,遠處小區居民樓上的燈光都已熄滅。

  蔣建文是連云港人,2002年來到常州,早年做過模具工,十年前開始在武進順發出租車有限公司開出租車??恐艹鲎?,他成了家,買了房,有了兩個孩子。

  “房子太小,想再換個大的。”這個目標成了這幾年蔣建文工作的動力。他和另外一個朋友承包了公司的一輛出租車,倒換著開白班和晚班。在他看來,晚班要比白班難開得多。

  “晚上乘客少,容易犯困,餓了還難找餐館,有時候可能還會遇到意外。”蔣建文說,有好幾次在晚上開車,因為視線不好,差點撞到電動車。還有幾次,他遇到酒鬼,在車上耍酒瘋。

  晚上開車難,可他還是堅持了下來,因為總有一些暖心事兒感動著他。前幾天,一位衣著考究的乘客給了他一張百元大鈔后說:“師傅你們好辛苦,剩下80多元錢,別找給我了,就當作小費吧。”蔣建文還沒反應過來,乘客已經下了車。還有一些乘客,晚上乘坐他的車后,給他留下幾個水果,并提醒他小心開車、注意安全……

  “深夜的溫暖總是相互的。”有一次,他的車被一位男子攔下。男子的愛人肚子疼得厲害,無法行走,急需就醫。蔣建文二話沒說,幫男子把病人抬到出租車上,送到醫院,見事情緊急,他連車費都沒要。

  “也許,沒有人比我們更了解深夜里的常州。”夜間開出租,他感受到了這個城市給予他的善意,而他也努力把這份溫暖傳遞給夜晚的乘客們。

  共享助力車“送電人” 楊云水

  深夜“送電”, 保障市民一早 騎行

  共享助力車“送電人”楊云水

  人物 楊云水,51歲,共享助力車“送電人”

  夜晚11點,城市歸于安靜。當忙碌了一天的人們紛紛歇下,楊云水卻要從家里出發,騎上他的廂式電瓶三輪車開始一天的工作。

  楊云水的老家在安徽馬鞍山,來常州十多年了。原本和妻子守著一爿早餐店,一年多前,他成為了永安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一員,負責助力自行車的電瓶更換工作。他笑稱,自己是個“送電人”。

  夜晚的風,有些大?;椟S的路燈下,楊云水來到星園路的站點,打開手機里的軟件,每個站點里不同的色塊顯示在屏幕上。“電量低于45%顯示橙色,低于15%則顯示紅色,我們就根據這上面的顯示進行更換。”查站點、掃碼、取電瓶、換電瓶……幾分鐘功夫,兩輛車的電瓶就換好了。“晚上騎車的人少,車輛更新沒這么快,這個時候換電瓶最合適,第二天早晨大家上班騎車,電量也充足。”

  楊云水開的電瓶三輪車的車廂里,裝滿了電瓶,每個約4.5公斤重。“一車廂能裝75個。”對這個數字,楊云水記得很清楚。楊云水主要負責關河西路到新市路一帶的助力自行車電瓶的更換工作,約100多個站點,平均每天要給300多輛助力自行車更換電瓶。

  每天晚上楊云水都要一個個站點更換電池,一輪換完,回到倉庫給換下的電瓶充電,再搬上新的電池出發,跑一趟就要3個小時。前一天半夜出發,往往要到第二天下午才能結束全部工作。楊云水說,中間如果累了,他就在倉庫瞇一會。“我每天傍晚5點多回家吃飯,吃完了就開始睡覺,半夜再出門。”

  目前永安行在全市共設置了2000多個站點,助力自行車的投放量約35000輛。像楊云水這樣的“送電人”,目前共有40多位。“我們累一點無所謂。”每天結束工作后,楊云水只要一想到自己的工作能夠保障市民一早的出行,便會睡得特別踏實。

layer
快樂分享
东北麻将最大的胡牌叫什么 派思股份股票 配资做期货有成功的吗 宁德时代股票代码 股市技术分析实战技 股市趋势技术分析阅 股票论坛大全 股票多少钱能开户 股市行情大盘 模拟炒股大赛平台 在线开户股票安全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