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女孩倪夢雅:琥珀昆蟲復原畫第一人

2020年04月30日 14:18:40 | 來源:姑蘇晚報

字號變大| 字號變小

  在新蘇州人倪夢雅的家中,有一方空間是她專門為蟲子準備的,客廳一角是色彩繽紛的昆蟲標本,畫室中還有各種昆蟲的繪畫作品……

  一只不起眼的琥珀,徹底顛覆了倪夢雅的生活。2017年,她開始嘗試,至今不到3年時間,她努力探索琥珀昆蟲復原畫法,并成為這一領域的第一人。

  科學畫師倪夢雅正在創作昆蟲畫。記者 羅雯攝

  科學畫師倪夢雅正在創作昆蟲畫。

  從一只琥珀臭蝽開始

  “第一次畫昆蟲,是在2017年。”倪夢雅回憶,2015年她加入一個由昆蟲愛好者和生物學者組成的基金會后,對琥珀中完整保存下來的生物非常感興趣,逐漸萌發了繪畫的想法,希望通過畫筆更加細致的表現這些被封存的原始生命形態。

  “2017年是我畫昆蟲最多的一年,每天除了工作睡覺,大部分時間都在畫昆蟲。依稀記得第一次畫的琥珀昆蟲是一只蝽,一只9900萬年前的臭蟲,也就是這只臭蟲改變了我的人生。因為這,我開始畫琥珀里面各種形形色色的昆蟲。有滅絕的也有常見的。”倪夢雅告訴記者,有研究昆蟲生物方面的學者陸續找她畫琥珀昆蟲復原圖,正式走上科學畫師之路,目前國內畫琥珀昆蟲的只有她一人。

  昆蟲復原圖不同于一般的繪畫,她說,復原圖對于昆蟲的原始形態還原度要求極高,畫一幅復原圖有時需要耗費數月時間,需要對細節進行反復修改、調整。“昆蟲琥珀中常常夾雜著許多雜質,珀體模糊不清,不少琥珀還有破損和裂痕。并且保存在其中的蟲子一般都比較小,像蝎子這樣大小的昆蟲都很難見到,這使得對昆蟲細節的觀察描繪更加困難。”倪夢雅表示,學者對所繪昆蟲比例、結構以及形態非常了解,稍有不符就需要反復調整。

  倪夢雅的作品中有只斷翅的“蟬”。“這是只1億年前的蠟蟬,它只有約1厘米長,在蠟蟬中屬于體型比較大的。”倪夢雅告訴記者,這只蠟蟬是江蘇第二師范學院宋志順博士發現的全新類群——神蠟蟬科。神蠟蟬來自緬甸,在緬甸民間神話傳說中,是埋藏在大樹底下珍寶的仁慈的守護神。相關論文還發表在地質學國際知名期刊《白堊紀研究》上,就是自己繪制的配圖。這塊琥珀中,除了蠟蟬,還有史前的蟑螂和蚜蟲。

  辭去工作專心畫蟲

  “我并不是專業出身,當時畫的目的,主要是用于慈善拍賣,拍賣所得捐給貧困地區的孩子。”倪夢雅說,靈感主要來源于昆蟲琥珀的拍賣,不少昆蟲琥珀愛好者會將部分藏品拿出來拍賣,并將所得用于慈善捐助。

  “中學時期曾學過一段時間素描,素描只有黑白灰,沒有多余的色彩,然而昆蟲的色彩正是最迷人的地方。”倪夢雅說,開始畫的也是差強人意,但不斷嘗試,一方面通過網絡彩鉛教程入門學習,一方面向專業人士請教,在一次次失敗中,漸漸摸出一些門道。

  白天要工作,晚上才有時間畫畫,常常不知不覺就畫到凌晨。“一開始還要上班,但我平均每天花在繪畫上的時間不會少于8小時。”后來,昆蟲繪畫訂單越來越多,僅僅用業余時間根本無法完成。“去年9月,我辭去工作,開始宅家繪畫生活。”倪夢雅笑著說,自從不用上班后,自己連門都不出了,這次疫情對許多人來說隔離階段非常難熬,自己卻非常適應。

  如今,不用上班,倪夢雅的生活卻很自律。像上班一樣,在抖音、微博、微信公眾號上,不斷更新她的作品。一個名為“科學畫師夢雅”的抖音賬號,已吸引18.7萬粉絲。

  畫蟲養蟲很快樂

  扎嘴,是倪夢雅飼養的第一只小蟲。“因為它的主食是毛豆,所以我給它起了個霸氣的名字叫——倪古拉斯毛豆。”在她眼里,扎嘴就像個孩子,有時候非常乖巧,比如在陪伴她畫畫時就在畫板邊乖乖待著,不吵不鬧,有時又趁她不注意時玩失蹤,她要花不少時間才能找到它們。此后,她又陸續飼養獨角仙、大寰等昆蟲。“我原來也害怕昆蟲,但自從畫蟲以后,漸漸培養出對蟲子的特殊情感。”倪夢雅表示,通過觀察真實的昆蟲,可以更立體更直觀發現平時注意不到的細節,畫出來的蟲子也會更加精細、美麗。

  倪夢雅家中還有不少昆蟲標本,這些都是繪畫的素材和樣本。“想象一下,遠古時代,最小的恐龍、最早的蝦以及始祖鳥的羽毛,在幾千萬年后,我們卻能通過小小的琥珀看到它們,并畫下它們,如同穿越時空的對話。”她說,非常喜歡現在這種狀態,畫畫養蟲,做熱愛的事,生活才有意義。

layer
快樂分享
东北麻将最大的胡牌叫什么 股票入门学习 股票新手入门 美国股票指数道琼斯 香港上市股票查询 深圳市股票微信群 公司给股票期权是什么 有投资价值的股票 大数据股票有哪些 短线股票群 钢铁股票走势